「一位醫生來信敘說他痛苦的經歷。住宅區中突然出現一個地下鐵工廠,噪音與廢氣使整個社區變色。他從私下的懇求到公開的陳情控告,無所不試,結果,等於零。這個機構說法令不全,那個部門說不是他家的事,警察更說開工廠的人可憐!這位醫生傷心絕望的問:政府到底在做什麼?法令畢竟在保護誰?」

 

「我看見攤販佔據著你家的騎樓,在那兒燒火洗鍋,使走廊垢上一層厚厚的油污。腐臭的菜葉塞在牆角。半夜裡,吃客喝酒猜拳作樂,吵得雞犬不寧。你為什麼不生氣?你為什麼不跟他說滾蛋?哎呀!不敢呀!這些攤販都是流氓,會動刀子的。那麼為什麼不找警察呢?警察跟攤販相熟,報了也沒有用;到時候若曝了光,那才真惹禍上門了。」

 

「在台灣最容易生存的不是蟑螂,而是壞人,因為中國(台灣)人怕事、自私,只要不殺到他床上去,他寧可閉著眼睛假寐。」

 

「你怎麼能夠不生氣呢?你怎麼還有良心躲在角落裡作沉默的大多數?你以為你是好人,但是就因為你不生氣、你忍耐、你退讓,所以攤販把你的家搞得像個破落大雜院…」

 

「你今天不生氣,不站出來說話,明天你-還有我、還有你我的下一代,就要成為沉默的犧牲者、受害人!…現在就去告訴你的公僕立法委員、(還有中央政府、市議員、市政府)、告訴衛生署、告訴環保局、(還有都發局、建管處、商業處、警察局…):你受夠了,你很生氣!」

 

「我只想作一個文明人,生活在一個文明的社會裡罷了。你說,我的要求過份嗎?」

 

以上文字,讀來可覺得似曾相識?其實那是擷取自二十幾年前龍應台教授的「野火集」,卻正是眼前師大社區的寫照。二十幾年過去了,以前是一個攤販佔據騎樓,一家地下鐵工廠為害左右鄰居;眼下的師大社區,竟變成了幾百家非法商家侵入住宅區非法營商,糟蹋整個社區,讓幾千戶人家、成千上萬位居民痛不欲生的慘狀!以前有「一個機構」推說「法令不全」,而今卻變成了「整個政府」竟然「有法不執」。理當依法行政的政府,居然要去和非法商家協商、妥協,棄國家「法律」如敝履,奢談讓違法犯紀者「自律」!

 

套一句龍教授的話:「政府到底在做什麼?法令畢竟在保護誰?」「中華民國的國民,你怎麼不生氣?」「我們只想作一個安分守己的小老百姓,住在自己的清靜的住宅區裡罷了。我們的要求過份嗎?

 

誠如龍應台教授給文化下的註腳:文化是基礎國民教育,它奠定國民的品味教養。文化是生活,它決定我們眼睛所見、耳朵所聽、手所觸摸、心所思慮的整體環境的美醜。文化是經濟…,早就是先進國家的經濟項目大宗。文化是當外交、當政治協商觸礁、軍事行動不可的時候, 消弭敵意唯一的方法。尤其對於弱勢國家,文化可以是以柔克剛的軍隊、溫柔滲透的武器。文化更是一個國家的心靈和大腦,它的思想有多麼深厚、它的想像力有多麼活潑、創意有多麼燦爛奔放、它自我挑戰、自我超越的企圖心有多麼旺盛,徹底決定一個國家的真實國力和它的未來。

 

打造文化生活大國,在今天的台灣看來,更是一條百年大計的不二選擇!

 

文化無所不在。而龍部長也沒有忘記告訴大家,文化是公民社會的基礎。而反之亦然,公民社會更是發展文化的必要基礎建築學者漢寶德贊同龍部長要大家想像文化部是把國家撐起來、飛出去的翅膀」。卻不禁要憂心提醒,「這句話使聽者注意到飛起來的動作,翅膀所展現的優美的姿態,忘記了起飛前必須用力撐起的動作。文化工作的困難正是因為撐起的基磐有些鬆軟泥濘,無從著力。」基磐(infrastructure)如果不堅實,如何能撐持得住上面的上端結構(superstructure)?換句話說,沒有民主、法治、人民參與的公民社會作基磐,期盼能綻放出面什麼美麗的文化,無異是緣木求魚!

 

明白這個道理,當然也就能理解,在依法行政到一個階段之後,未來師大社區再造的規畫,更可借用龍部長的「願景的三個層面」來擘畫

 

首先需要科學的調查研究。在合法的前提之下,客觀而周全的確認師大社區作為住宅區,所需要「滿足居民生活之所需」的商業是什麼-生活機能、文化美感、社區特色、記憶傳承…,包括性「質」(是什麼?餐廳、麵館、咖啡廳…,需要在家門口設酒館、夜店嗎?)和數「量」(各是多大規模?一共多少家?開在哪裡?每個禮拜開幾天?每天營業到幾點?)等等,都可以在居民自決的原則之下加以訂定。沒有確切的法規和科學調查作基礎,就像沒有規矩,不足以成方圓。否則開咖啡廳可以,開酒廊也可以;開玩具店可以,開情趣用品店也可以;開一家可以,開一百家更可以了;還談什麼管理。

 

第二個層面是,專家的意見必須滲透界定願景、資源分配的決策過程。我們需要負責而專業的專家,提出切合願景、而又實際可行的辦法。不參雜個別房東、店家的商業利益;不許非法商家為了讓自己脫罪,在這裡鬧場;不容既得利益者操弄;更不准以形式取代實質,以文害義、讓不符條件者混跡其間,借殼上市。

 

第三個層面,或許正是最重要、最基本的一個層面:文化願景的形成,必須來自人民的社會和政治參與。只有參與,可以凝聚社區意識,可以產生文化認同。也只有社區參與、居民自決,才能保障不會棄「永續經營」,來就「短線操作」。如此,建基於公民社會的文化生活,庶幾可期矣。

 

國人殷殷期盼再出山林、重登廟堂的龍部長,野火不熄,蛻化成政府機械內燃機裡的無盡動力,帶領國人,打造現代公民社會,邁向文化生活大國。 

 

師大社區的再造願景,就是要在公民社會積極參與下,打造出具備機能、優質的居民文化生活環境。這個願景如何實現?這個使命如何達成?這是一個影響深遠、尋求社區長治久安的議題。

 

這個議題,我們可以選擇託付給高瞻遠矚、中央的龍應台部長,和有效依法施政、地方的郝龍斌市長團隊,聯手協助我們擘畫;也可以選擇託付給非法在先,為謀私利就不惜戕害居民住宅環境、滋擾居民生活,而今一旦遭到查處,又汲汲於為自己脫困、意圖就地合法的非法商家,和那些為他們編排操作、上演街頭鬧劇的公關、劇務和化粧師的組合,聯手讓我們向下沉淪。

 

換句話說,我們放心讓前面一開始提到的、製造噪音廢氣、讓社區變色的地下鐵工廠,和佔據騎樓、燒火洗鍋、半夜裡讓吃客喝酒猜拳作樂,吵得雞犬不寧的攤販,來決定社區的未來嗎?同樣的道理,我們怎麼可以讓幾百家非法商家任意誤導操弄、指點東西、來為我們作主呢?

 

師大社區的居民,你會選擇哪一樣?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會長劉振偉  2012/3/10

 

 

 

 

 

 

創作者介紹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

shidaho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