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日周一,早上七點,在師大路80巷口的兒童遊樂場邊上,一對白人男女和一位黑人青年,人手一罐啤酒,隨著手機放送的音樂翩翩起舞,笑語盈耳、腳步踉蹌。週遭則是滿地垃圾、煙蒂,酒瓶四散。顯然昨夜社區公園裡又是一場通宵派對,這些人是最後尚未離場者。看得出來,這絕對不是他們今早的第一罐啤酒,也不是第一支舞曲。幾個清潔隊員無奈的站在遠處,手持掃帚,默默等著他們離去,好作自己的工作。早起運動的長者也只能退到公園的另一角去,無言的觀望著。

 

某位居民路過這群人笑臉招呼搭訕,倒不見得有什麼惡意顯然只是有些high過頭了。

 

Morning party(一早開派對啊?)」居民以一句問題展開對話。

 

Yah(是呀是呀!)」黑人青年笑著回應。

 

Wanna dance?(要一起跳舞嗎)」這位看來可能是來自拉丁美洲的西裔女子,兀自舞著,同時伸手邀約,看得出來有幾分醉了。

 

But do you know that this is Monday morningand here is residential districtthat what you’re doing is disturbing the neighbors?(你們知不知道現在是星期一早上,這裡是住宅區,你們的作為會打擾到鄰居

 

WhomNo one complained in the past。(打擾了誰?以前都聽沒到什麼人抱怨啊。)」這位黑人青年比較清醒些,或許是來自某個前英國屬地,英語也比較流暢,看來世故些,似乎有意作一點理性的辯解或溝通。

 

Obama was elected hundreds of years after his ancestors arriveddo you want to ask why no one complained in the past(歐巴馬在他的祖先抵達美國幾百年後,才獲選為第一個非裔總統,你是不是也要問,為什麼以前都沒有人抱怨來的?)」-居民不禁想起,難道因為過去好像沒有聽到「有人抱怨」,就認定幾百年來北美、南非的黑人「沒有抱怨,甘於為奴」嗎?沒多久以前,台灣還有一個恐龍法官判定一個性侵女童的男子無罪,理由是當時這個女童並沒有「明確表示拒絕」!真是歪理當道,中外輝映了。什麼世界!這些外籍青年想來很可能是師大的學生,除了華語,或許學校也該為他們準備一些公民課程?

 

Who is the resident KMT…(誰是居民來的?國民黨…)」另一位看似拉丁美洲的西裔白人青年,插進來試圖轉移話題。I have been in Taiwan for seven years…(我來台灣七年了…)」,「I am from the country in central Americanthe only friend you have there(我來自中美洲,可是你們在那裡唯一的友邦!)巴拿馬嗎?還是巴歷斯?似乎為了進一步強調他對台灣的熱愛,他接著用國語說:「我的國語講得『超』好!」

 

居民看他顧左右而言他,不禁要追問:「What to do with KMTHow about DPPIs this about racial?(關國民黨什麼事?還是關民進黨什麼事?還是你要扯什麼種族問題嗎?)」

 

Being a citizen with diplomatic relationship with Taiwan does not justify one’s wrong behavior toward the neighbors(作為台灣邦交國的國民,並不能就此正當化他對鄰居的不當行為。)」

 

Seven years or seventy yearsthe point is that one has to pay proper respect to the neighbors and the community When in Rome do what the roman doThis is a residential district so keep it as it should be like。(來了七年也好,七十年也好,重要的是一個人要懂得尊重鄰居和社區。入境隨俗,這裡是住宅區,就應該讓它保持住宅區應有的樣子。)

 

Someone said that they want to shut down the park(有人說他們想把公園關掉。)」這位黑人青年再一次轉換話題,或許是希望突顯居民的不理性。

 

居民正告曰:「No one want to shut it down. This is a community park for many senior people and children from this neighborhood to sit and playnot for drinking and partyingThey simply want to keep it that way(沒有人想把公園關掉。這是社區公園,許多附近的長者和兒童在這兒起坐遊憩,不是用來喝酒、開派對的。居民只不過想要讓公園保持應有的樣子。)」

 

What if all of a sudden some tens of thousands of people come to your village or towndrinking and dancing and partying in your parents’ front doorsbe it AmericanGermanTaiwanese or anyone elsewould you like itIt’s not a matter of who they areIt’s a matter of what they do。(如果有一天你故鄉的小鎮或村子裡,突然來了幾萬個人,就在你父母家門前又喝又跳的開派對,管他是美國人、德國人、或台灣人,你可喜歡?問題不在於他們是誰,問題在於他們幹了甚麼事。

 

這時那位女青年忍不住又加進來爭論。或許國語和英語都不是慣用的語言也沒聽太懂也說不清楚,只自顧大聲嚷嚷什麼Politicaleconomy(政治,經濟),又是youanti so-and-so(你這個反什麼跟什麼的)。經過她朋友解釋,才知道是來台灣修習什麼政治經濟課程的。或許是太醉了竟然欺身上前,一邊咆哮,一邊試圖動手拉扯。居民不為己甚,只是告誡兩位男士,快快帶她回家。兩位男士或許有所體悟,或是自知失態,頻頻致歉後離去。居民告之,等他們清醒的時候,改一天,歡迎大家再作溝通。

 

居民倒是應該有幾個領會:

 

一、如果被騷擾的受害者不發聲,加害者就視為當然,甚至是得寸進尺其實這種危害公共秩序安寧的事,只要電告派出所,居民有三人以上接受筆錄作證,警察馬上就處理,被告的人自知理虧,絕對不敢作什麼強勢回應的。反過來說,如果居民不站出來,警察也就無從處理,長此以往,積非成是,社區公園就成了他們飲食男女、聲色犬馬的淵藪了,怪得了誰?

 

二、除了少數例外,其實這些青年人或許只是缺乏同理心,甚至於只是無知,倒也談不上十惡不赦。居民可以主動和他們展開對話,勸他們推己及人。大多數當能從善如流。

 

三、卻是這些外籍青年有人長期居留台灣更有人已經自稱國語超好,據說很多人還領了政府高達每個月兩萬多的補貼(高過我們自己的大學畢業生起薪的22K卻在這裡日夜顛倒、飲酒作樂、擾鄰自娛,知政府的政策有沒有必要檢討一下?

 

四、作為學校師大的角色難道只是語言補習班嗎?難道不應該指導一下自己的學生如何安身立命、敦親睦鄰嗎?更有來修習經濟、政治者,不知道她的作為,是對經濟或政治作出什麼貢獻來的?這樣的教育有效嗎?

 

五、我來了七年了」,用什麼身分留在台灣的呢?耳聞很多逾期居留的外籍學生,是不是相關單位要稍為注意一下呢?

 

 

 

 

 

 

 

 

 

創作者介紹

師大三里里民自救會

shidahoo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